外籍新娘,新聞時事

台海關係緊張 大陸新娘遭罪    
撰文 蕭靄君   
2011年11月18日 星期五

臺北---2010年,臺灣人Tom Chiu參加了一個前往中國大陸的相親旅行團,被安排在桂林一間殘舊的酒店婸P35位女士見面10分鐘。由於打光棍多年,這位37歲的臺北停車場管理員已不知道如何挑選,只好讓母親與阿姨從旁協助。

Tom Chiu說:“我眼花繚亂,當晚都沒睡好覺。”不過,他仍在第二天找到了自己的終生伴侶—Angela Tao。他說:“她那時留給我的印象很好。”隨後,Angela Tao便隨他到臺灣,11月還生了第一個孩子。

很多象Tom Chiu一樣急於結婚的男人,都願意花上30萬新臺幣(9,375美元)去相親。在婚介所的推波助瀾之下,臺灣目前還出現了自國民黨上世紀四十年代潰逃以來的最大移民潮。

自從限制大陸居民來訪的禁令1987年取消後,遷入臺灣的大陸配偶便持續增加,目前預計達25萬人。其中大部分為女性,很少有男性。越來越多的臺灣男性前去大陸旅遊、經商或相親,則更推動了這一趨勢的發展。男女比例本已嚴重失衡,再加上不少女性選擇單身,大陸新娘更炙手可熱。雖然一些臺灣男性會去東南亞國家相親,但大多數人出於文化與語言方面的考慮,更傾向於娶大陸女子。

大陸新娘的到來,給臺灣帶來不少挑戰。別忘了,大陸稱人口為2,300萬的臺灣島為一個不可分割的省份,但一些臺灣人卻一心嚮往著獨立。海峽兩岸時不時出現緊張氣氛;大陸方面據說還部署了瞄準臺灣的千枚導彈,以顯示其在臺北正式宣佈獨立時以武力解決台海問題的決心。

分析人士指出,部分臺灣政客和社會階層對大陸人士不斷湧入感到不滿。他們擔心,儘管在3月的總統選舉中不可能發揮任何作用,但由於均認同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說法,這些大陸配偶以後或會改變本地人對北京的態度,並積極推動臺灣實行親北京的政策。

為此,臺灣已把每年向赴台大陸配偶簽發的臨時居留證縮減為12,000張,遠遠少於它2006年批准的23,000起兩岸婚姻。奇怪的是,臺灣對其他國籍的新娘並無配額限制。

2006年,臺灣還對婚介所進行了嚴厲整頓,並取締了盈利性的相親服務。婚介所,也從之前的900多家驟減為300家。鑒於2007年批准的兩岸婚姻只有14,000起,這一招似乎成功遏制了兩岸婚姻的增長勢頭。

為嚴格控制獲取居民身份的大陸配偶數目,臺灣每年僅簽發6,000張永久居留證,還規定他們住滿8年後才可申請居民身份證。而其他外籍新娘不但不受此配額限制,且只需3年便可領取居民身份證。

截止11月底,59,906位外籍新娘(大多數來自越南、印尼、菲律賓與泰國)已擁有了居民身份證,卻只有44,493位大陸新娘能如此幸運,儘管大陸新娘的人數幾乎是前者的兩倍。

沒有居民身份證,大陸新娘不但不能投票,就連開設銀行賬戶、做生意、申請住房貸款、領取護照,甚至匯款等事均無法進行。

工作限制,也令大陸新娘覺得受到歧視。東南亞新娘抵台四個月後便可找工作,而大陸新娘只有在滿足了低收入標準或居住滿六年等苛刻條件後才能工作。

臺灣中華救助總會(CARES)理事長葛雨琴(Ko Yu-Chin)表示:“我們一直要求政府放寬限制。我們質問道,為何不能象對待其他國家百姓一樣對待大陸配偶呢?她們跟我們同源同族,為何不允許她們工作呢?政府官員們推辭說我們的失業率太高,這根本不是原因。若真是如此,為何不一併禁止外籍新娘呢?”中華救助總會是向大陸配偶伸出援手的少數非政府機構之一。

分析人士一針見血地指出,兩岸關係緊張才是大陸配偶遭受冷遇的主要原因。

臺灣政治大學社會學教授Liu Yia-Ling說:“政客們更希望臺灣男性都去迎娶東南亞女性,因為這樣不會帶來任何政治性威脅。”

臺灣政界稱,之所以將大陸配偶區別對待,完全是出於對兩岸關係的考慮。他們還表示,很多兩岸婚姻完全是出於方便。例如,在注意到兩岸婚姻數目急劇上升後,臺灣推出了要求大陸配偶在赴台前接受面試的新規定;隨後,兩岸婚姻數目從最高的30,000起下降到了目前的14,000起。

臺灣陸委會副主委劉德勳(Liu Te-shun)說:“我們發現兩岸婚姻很不牢固。一位大陸新娘告訴我,見面20分鐘後便同目前的丈夫結婚了。她們想以此改變家堛犒猁p,這也是她們希望來臺灣的原因。”

兩岸婚姻的離婚率非常高。2006年,14,000對兩岸新人在臺灣註冊,也有7,057對夫妻申請離婚。過去幾年堙A臺灣當局還發現了5,000∼6,000起假結婚的案件。

看到有機會前往臺灣,卻不知道工作限制的事情,很多女性匆匆作出了嫁給臺灣男人的決定,儘管她們對未來丈夫毫無瞭解,也不顧忌二人年齡相差很大(有的甚至更象保姆,而不是夫妻)。

來自廈門的Qin Qin,便陷入了這樣一場痛苦的婚姻。抵台不久後,她就發現丈夫欠了一屁股的債。她說:“剛來的時候,我沒工作也沒錢,可他卻不給我一點零用錢。後來我工作了,幫他還清了10萬新臺幣的債務。我考慮過離婚,但那樣我會兩手空空回到大陸。臺灣給了我很多夢寐以求的東西;它的社會體制、法律、醫療保險、文化,也都比大陸好很多。”

另一些大陸新娘的遭遇,則更為悲慘。中華救助總會曾幫助了不少被丈夫拋棄的婦女與兒童;一些遭受家庭暴力的大陸新娘,被迫與喜歡拳打腳踢或在外沾花惹草的丈夫共處一室,因為若此時離婚,她們不但不會獲得居住權,而且將不得不離開臺灣,除非能獲得孩子的監護權。對沒有任何收入的她們而言,這無異於是一種奢望。因為不能出去工作,她們完全依靠丈夫。

隨著大陸新娘數目的不斷增加,她們的力量也日益變得強大起來。有人開始參加小規模街頭示威,有人則開辦了聲討不公政策的網站。近幾年,一度羞於參加公共活動的大陸新娘們已開始走上街頭,要求修改相關法規。2003年,當將大陸新娘領取居民身份證的期限從8年延長至11年的法案被提出時,就遭到了100多名大陸新娘的抗議,令該法案最終被撤銷。近來也頻頻發生小規模抗議活動,要求得到平等權利。

一位妻子在研討會上痛訴說:“為了生計,我們情願去刷馬桶。當局為何寧願雇大量外來勞工,也不允許我們出去工作呢?”她所說的“大量外來勞工”,是指在臺灣超過30萬的東南亞女傭和其他外籍勞工。

2005年,臺灣當局終於打破多年沉默,宣佈將每年投入3億美元,向大陸及外籍配偶提供醫療保障、職業技能培訓、當地語言課程及家庭咨詢等服務。

葛雨琴說:“我們認為,政府在此問題上的態度出現了轉變。他們開始投入資金,幫助這些配偶。”

不過,包括一些本土媒體在內的批評者認為,臺灣當局在大陸配偶問題上仍戴著“有色眼鏡”。內務部去年曾組織學者進行了一項研究,並得出了“由於離婚率高,政府應減少赴台大陸新娘人數”的結論。這一研究旋即遭到批評人士的“炮轟”:他們說,東南亞人士與本地人的婚姻也有很高的離婚率。

臺灣著名的英文報紙《中國郵報》在社論中如此評價這項研究:“真正的原因是當局不希望大陸新娘湧入臺灣。臺灣需要規範移民問題,但減少配額的規定應適用于所有外籍新娘。”

儘管臺灣實施了配額限制,對大陸新娘“另眼相待”,又整頓婚介所,也絲毫未能阻止兩岸通婚的增長勢頭,除非大陸居民的生活水平趕上了臺灣。

葛雨琴說:“誰也阻擋不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說著相同的語言,又有著一樣的文化,出現兩岸婚姻是很自然的事情。”

大陸新娘會不會影響兩岸關係還是個未知數,但她們多與大陸親戚保持著密切關係。新年期間,很多夫妻在兩岸之間頻繁往來,或是探親或是經商。即便不支持兩岸統一,大部分人迫切希望兩岸關係能得以改善,令他們不再遭受諸多如旅遊、商業往來等方面的限制。

出生在兩岸婚姻中的子女,對中國有著更深刻的認識。相比之下,本土人很少帶子女去大陸。至少,有些婚姻是成功的。Tom Chiu和太太Angela Tao均表示:“我們將向孩子灌輸大陸與臺灣的概念。畢竟,我們的根在中國。”

 


    本單位於中國廣西、海南、福建、湖南、東北以及越南、印尼、俄羅斯...等地區約有數百位以上會員配對排約,欲參加相親配對者請按此 [ 線上報名 ],將派專人為您服務。